18611865175
行业动态

魏小安:旅游度假的体系与格局

2016-11-02

 未来中国会逐步形成集城市度假、滨海度假、湖泊度假、山地度假和乡村度假于一体的发展格局。 


一、度假城市

度假城市国内还没有形成这种概念,但是有一批城市有这方面的潜质,往这方面只要引导就可以发展起来。比如说辽宁的兴城,山东的烟台、威海,包括扬州、苏州等一批这样的城市都可以成为度假城市。这种度假城市的发展,将来可以构建成度假城市群。

因为这个事情我们做过专题研究,在国际上也有这样的案例,也有这样的模式。

其中一类是这个城市自然这方面很好,比如说长春,一个森林城市,一个净月潭,基本上长春的城市格局就形成了,就是城市山林、城市湖泊、城市度假。

再比如说银川,西北的城市也完全有这样的条件。

再一类就是文化类的非常强,像扬州就是这样。我到扬州去说了八个字:文化休闲、城市度假。我在扬州看旅游者,神态变了,行为方式变了,一堆人老老小小,就在古街古巷里悠悠闲闲的转,一看就是度假者的行为方式和度假者的神态。而且他们就住在那儿,就是古街古巷里的旧宅子挖掘出来变成度假酒店,我觉得这篇文章好做。然后我就以这篇文章为题在扬州讲了一次,讲完以后,因为扬州的市长是原来省旅游局的局长,他一听就懂了,最后就研究项目,以这八个字为题,开了一次文化休闲城市度假的招商引资会,一把招了80亿。这就形成了一个模式。

 

二、滨海度假

这是世界的主体模式,但是中国资源不足。

一个方面在于气侯,比如说辽宁、河北、山东这些地方,沙滩条件比较好,尤其是山东,水质条件还可以,但是气侯不行,如果一年只能做三个月,这个事就可以不干了,可是恰恰那个地方现在基本上一年三个月。

包括北戴河,1979年的时候,当时很多人忽悠说北戴河是中国国际旅游的金矿,《人民日报》连着发了五篇文章,引发了中央的重视,最后中央做了一个决定,把北戴河所有的招待所一律交给当时的国家旅游总局,国家旅游总局接了半年,给中央写了一个报告,该谁的还是谁的,谁的娃娃谁抱走,干不了这个活,这是想当然。

到了江、浙、沪,应该说气侯条件好一点,但是滨海条件很差,没有沙滩。到了福建,沙滩不错,气侯条件也可以,但是台风很厉害,比如说像平潭岛一年120天的大风,怎么做?

到了广东,珠江出海口,珠三角没有好沙滩。到了广西北部湾,应该说气侯、沙滩、海水都很好,可是现在大港口、大工业、核电站、高速公路全上去了,已经把北部湾做度假的基本条件破坏了。所以最后只剩一个海南岛。

 

三、湖泊度假

湖泊度假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污染,我们大的湖泊基本都污染了,这些年治理污染应该说情况好多了。

90年代的时候在滇池,风吹过来熏的流眼泪,湖水绿的像油漆一样,这是90年代,我印象太深了。还有一次在滇池上坐索道,看着下面水也是熏的流眼泪。一说昆明四菜一汤,这么一盆汤怎么发展?但是这些年治理见到效果了,至少这个湖正常了。

但是要达到历史上那种情况,早着呢。但是这是一个普遍的情况,湖泊度假难以大规模发展。千岛湖应该说是中国湖泊度假做的不错的地方,但是前年杭州市政府决定千岛湖作为杭州城市的备用水源水库,就这一条,千岛湖不要谈发展了。千岛湖的投资密度很大,大概上千亿投资都进去了,如果明确作为水源水库,至少得拆几百亿才能确保这个水源的水质。

 

四、山地度假

这两年一个新的态势就转向山地度假,一个长白山国际度假区投资240亿,到现在五年了,像点样了,因为是滚动发展,一开始严格地说就想做房地产,做一个小镇,后来发现不灵,必须得有玩的产品才能吸引人,然后就逐步增加玩的东西。到冬天是旺季,冬天42条雪道,应该说现在已经成型了,通过这种滚动发展的格局,就叫长白山国际度假区,连旅游两个字都没有,实际上对市场认识很明确。

包括万达在西双版纳投资的项目,就叫西双版纳国际度假区,投资150亿。但是说句老实话,我对这个项目不怎么看好,一个道理很简单,除了区位的原因之外,再有一个就是市场。虽然房子要说起来4500、5000这样的房子,问题是云南这个市场不可能消化,全国的市场到版纳去消化你的度假区也有难度,所以我不是很看好。里面最关键的就是没有真正王牌性的度假产品。

长白山的王牌产品就是滑雪和户外运动,中国2022年举办世界冬奥会,会培育3亿冰雪人口,3亿冰雪人口就必然需要消化,那儿就是最好的消化地。

 

五、乡村度假

在中国的度假,真正有希望,也是真正可以大众化的,能够容纳需求的是乡村度假。乡村度假是以生态文化为主题,而且有一个好处是培育新的模式,我们现在的问题在于大家满足于农家乐,农家乐这种产品也同样会长期持续的存在,但是永远作为主体是不行的,农家乐大众产品,周边市场。

第二个层面叫做乡村休闲。乡村休闲产品对应的就是中程市场、中端市场。比如说在普洱要做农家乐,普洱一共多少人口?农家乐怎么可能发展?不可能,可是要做休闲,周边的客源就会过去。

第三个层面叫乡村度假,乡村度假对应的是远程市场、高端产品。最典型的就是莫干山下洋家乐,裸心谷是一对国际夫妻干的,租赁山沟里的林地,然后做那种吊脚楼式的建筑,非常环保,雇当地的农民来服务,可是做的非常洋派。很牛,一个晚上6000块钱,我第一次去湖州开会,说去看看裸心谷,他们一联系,人家说对不起,谢绝参观,记者说我们去采访一下,帮你们宣传宣传,也是一句话,我们谢绝采访,我们不需要宣传。一期一期的做,现在做了200多间房。我第二次去,订了一间房,住了两晚,他们一打听,说这是国内知名的专家,同行优惠,一晚上4000块,我们三个人吃一餐饭,不算酒,一个人1000块。实际上就是树立了一个乡村度假的高端品牌,形成了一种高端消费,而且那儿整体都是这样。所以莫干山下的乡村度假,现在已经形成了一个度假区,大概有几十家,一年总收入4.5亿。一点都不豪华,成本越低越好,真是没有多少成本,而且人家老外聪明,用地是林地的租赁,根本不需要土地手续,建那种房子可以理解为临时建筑,也不需要建筑手续,稀里哗啦把事就干起来了,政府增加了一个税源,老百姓增加了就业机会,老板增加了利润,形成一个品牌,相得益彰,皆大欢喜,确实很棒。

目前来说,国内的旅游度假产品应该是初步形成这样一个体系化的发展格局。


来源:中国乡村旅游网

电话:18611865175

邮箱:1186016155@qq.com

公司地址:重庆市渝北区食品城大道18号重庆创意公园8栋2A层

公司宣传册下载

扫一扫

Copyright?2013-2016 ET Design All Rights Reserved. 渝ICP备16007542号 重庆网站建设润雪科技